福建政和:吃上“旅游饭” 稠岭不再“愁”

最近几天,看着来村里游玩的游客日渐增多,稠岭村党支部书记张孝渺的心情分外舒畅。张孝渺说,稠岭因村庄四周皆为水稻梯田而得名,但由于地处偏远山区,国内首个无钢筋薄壳体结构建筑亮相重庆黄桷坪,山地多、耕地少,村民大多外出务工,空巢化现象严重。“过去,稠岭交通不便,村民收入低,年轻人找对象都很困难,一度被戏称为‘愁岭’。”